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暴力强奸 > 被侵犯的新娘子

2021-01-12 10:02:19


人物介绍
夏目奈奈,24岁,渡边正夫妻子,住家。

渡边正夫,35岁,夏目奈奈丈夫,公司总裁。

渡边雄,21岁,渡边正夫弟弟,大二学生。

小泉真一郎,32岁,夏目奈奈表哥,在逃越狱犯。



因本人不懂日文,只知道女主角的扮演者叫夏目奈奈,其他角色的名字、职业、年龄、关系均为杜撰。再加上本人写作水平和综合素质不高等原因,在描写过程中对情节理解方面出现的不妥之处(或者说不能自圆其说部分),还望各位



第一章 暗恋
这是一个清新爽朗的上午,东京郊外有一富人区别墅坐落在茂盛的树林中,不知名的小鸟在树上唧唧喳喳欢叫着。太阳刚刚爬到树梢,阳光透过树梢洒在一幢白色房子的院子里。

这幢房子独门独院,在茂密的大树遮掩下隐隐约约露出一个白色的屋顶,房屋四周到处斑驳着金色的阳光,显得别致、气派。

房子的主人叫渡边正夫,是一家金融公司的总裁。女主人叫渡边奈奈,结婚前叫夏目奈奈,原是渡边正夫公司里的文员。俩人刚从欧洲度完蜜月回来。

"吱"的一声,房门拉开了一角,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,她端着一盆刚洗好的衣物,走向院子的晒衣场。

她就是渡边奈奈。奈奈十分懂得保养和打扮,每天的穿着非常注意细节。


今天奈奈的气色很好,一头短发显得特别有精神。拖着中跟黄色水晶拖鞋,露出一双迷人的玉色后跟;下穿碎花蓝色短裙,洁白匀称的小腿一览无余;身着一件奶黄色缕空低领短袖紧身毛衣,衬托出纤细柔软的腰身、雪白的小臂和高耸

奈奈洁白纤细的手指在衣架上找着衣夹,她眼神有点发呆,淡红的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,好像还在回味昨夜与正夫的激情。

她时而弯腰,裙子微微拉上了,露出一截浑圆细腻的大腿;时而绞衣,一对36?的丰满乳房呼之欲出,刻出一道深深的乳沟;在她晒衣的一连串动作里,那饱满突出的臀部左右摇摆,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风情。

这一切,都让躲藏在树边的渡边雄看得一清二楚。

渡边雄是正夫的亲弟弟,现正在读大三,再过几天他就要进行期未考试了,渡边雄今天回家是准备复习考试的。

说是回家复习,其实是渡边雄想和奈奈在一起。雄对他的嫂嫂奈奈已经完全着迷了,奈奈美丽清爽的容貌、善解人意的性格、体贴入微的关怀深深吸引着雄。

从奈奈和正夫恋爱的时候,雄就从心底里爱上了美丽的奈奈。现在奈奈已经和大哥结婚,雄只能把这份爱永远的埋藏在心里,但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多看一

奈奈听到背后有轻微的脚步移动声,感觉好像背后有人在看着她。心里在想:"难道是正夫这么快就回来了?"奈奈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扭过头。

"啊?!是雄,怎么今天不在学校吗?"奈奈满脸惊讶地欠下身子。

"嗯……是,是的,我,我今天,想在家里复习,家里安静一点,所以就把资料带回家了。"雄一边鞠躬回礼,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,好像是被奈奈看穿了

雄匆匆忙忙地拿着复习资料向房子里走去,但脑子里还想着奈奈弯下腰时露出那迷人乳沟的情景。

雄回到自己的书房,打开复习资料。雄在学校里学业优秀且爱好广泛,尤其喜爱体育运动,是学校里的运动健将,多年的锻炼,雄拥有一副强健的身体。他本身就处在身体发育期,身体里的男性荷尔蒙大量分泌,现在又有一个娇美可爱的嫂嫂,更让他有一种烦躁不安,无处发泄的感觉。

雄翻了一会儿的书就不耐烦了,眼睛又扫向了窗外的晒衣场,寻找外面的奈奈,但是晒衣场已经没有了奈奈,只剩下随风飘荡的衣服。

突然,好像有一股兴奋剂注到了雄的体内,雄一下子眼睛盯在那一片衣服上。

奈奈的粉红色丝质雕花内裤醒目地飘在雄的眼前,不断地刺激雄的性神经,他的下体开始蠢蠢欲动。"奈奈……奈奈……"雄喃喃自语,他已经把内裤幻想

整整一个上午,雄根本没有心思复习,都在想着奈奈的音频笑貌、绰约风姿。

中午用餐时间还没有到,正夫就赶回家里了。面对娇美的新婚妻子,正夫整天都沉浸幸福之中,恨不得把这种幸福永远定格下来,在这样的强烈的心理作用下,虽然身务繁忙,但为了能和奈奈在一起,他也不放过这短短的能和奈奈相聚的中午用餐时间。

正夫对雄在家里还是略有意外,他搞不懂为什么近来雄越来越喜欢呆在家里,而且听雄的老师说,近来雄老是旷课,成绩有往下走的迹象。

正夫把雄当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为了雄,他没少花心血,而且面对临死前的父亲发过誓,一定要把雄培养成材。他希望雄能够学有所成,成能所用,更希望他能够早点到公司来帮忙。

在餐桌上,正夫还是对雄训斥一番,雄胡乱扒了几口就回到书房里。

"咚……咚咚……"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雄说道:"请进。""饿坏了吧,快点吃点东西。"奈奈端着一盘紫菜米团进来。"没事的,大哥是关心你,是希望你做事能够专心。你不要放到心里,安心复习吧。"奈奈端坐在雄的面前。

奈奈看着雄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正夫经常对她说,雄是他生命里的一部分,是父母把一个完整的生命分成正夫和雄,雄与正夫相貌很相像,有时,奈奈经常误认为雄是正夫。然而他们的性格截然不同,雄活泼外向、青春洒脱、出类拔萃,与正夫沉着稳重的性格刚好互补,甚至让奈奈产生出能同时拥有他们多好的想法。但是她已经是他哥哥的妻子了,所以奈奈把这种爱慕之心也深深的压在心底,从来不敢往更深处想。

雄嘴里吱吱唔唔的应着,他心里发虚,根本不敢看奈奈。但是奈奈浑身散发出来的香味,让雄不由自主的瞄起奈奈的大腿和胸部。奈奈大腿处洁白细腻的肌肤清晰可见,缕空毛衣隐约透出淡蓝色的乳罩,丰满高耸的胸部随着身体在轻轻的摆动。这些又让雄微微平息下来的心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"嗯,雄,加油!"奈奈摸了一下雄的头发,起身出去了。

"砰!"书房的门又重新关上。雄迅速的抓起紫菜米团,好像是抓住奈奈的乳房一样,拚命的塞到嘴里。



第二章 欢情
初夏的天气说变就变,白天还是艳阳高照,到了傍晚就下起了大雨,气温也下降得很快。

正夫在晚餐上悄悄地对奈奈说,晚上要给她一个意外惊喜。"是什么惊喜呢?

"奈奈带着大大地问号走向浴室。

她对着镜子,镜子里面出现一张娇美可人的脸庞。一头短发错落有致,一张鹅蛋脸白嫩细腻,长长的睫毛下闪着一双多情而诱人的眼睛,生动挺拔的鼻子下面长着二片饱满性感的嘴唇。

奈奈解开乳罩,乳罩慢慢地滑落到地上,一对36?的乳房呈现在镜子里。

粉红的乳头微微上翘,好像充满了活力,显得巨大的乳房高耸挺立。接着她褪下内裤,一双玉腿修长匀称。

奈奈走到浴池边上,轻轻地把香皂泡沫均匀地洒在乳房、大腿上,亮丽的肌肤在白色泡沫的映衬下透出诱人的色泽,她的私蜜处也涂满了泡沫,只露出二片

奈奈每天晚上的玫瑰浴是她进行女体修行的最后一个环节。早上半小时的室内??????a?(舍宾),然后一次药物排毒,一天二次玫瑰茶道,当然还有晚上的玫瑰浴。近一年时间坚持下来,奈奈的身体各部位都发散出一股玫瑰的清香,这股体香深深迷住了正夫,更迷住了雄。

洗完澡,奈奈套了件真丝白色睡衣,回到了卧室,正夫已在床上等着她了。

"正夫,你要给我什么惊喜?"奈奈靠着床沿,背对正夫。

"你等会就知道了。"正夫扒到奈奈边上,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"正夫,你会累坏的。今天我们不来了,好么?"奈奈伸出玉臂,反手抚摸着正夫的脸,疼爱的说。

正夫的双手滑到奈奈的胸脯上,像小孩一样嘟着嘴:"不,不,我最爱大乳房,我就要和大乳房玩。"正夫隔着丝质睡衣,用力挤着乳房,奈奈的乳头突张,像是要挤出睡衣。

其实奈奈一样是沉浸在新婚的性福之中,看着如饥似渴的丈夫,她也不好再次拒绝,任由正夫抚摸自己的乳房。"正夫,今天是最后一次了,休息几天把身体调养一下,嗯?""嗯,我的奈奈。"正夫一边答应着,一边拉开奈奈的睡衣,宽松的睡衣滑了下去,露出一对硕大饱满的乳房。

正夫喜欢奈奈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尤其是她的乳房。他双手托着奈奈乳房底部,有节奏的晃动起来,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乳房是如此可爱,既柔软又香滑。突然,正夫停止了晃动,捏住奈奈的乳头往外拉,还不停的搓动着乳晕。

奈奈的乳头在正夫用力的挤搓之下,渗出丝丝乳水。

奈奈微闭双目,伸长双手,反手轻轻搂住正夫的头颈,挺起雪白的胸脯,希望他更粗暴一些。

随着正夫的剧烈晃动,奈奈的睡衣慢慢滑落到腰际,她大半个美白身子呈献了出来,一截睡衣微微遮住奈奈的臀部,平坦光滑的小腹起伏不已,两条性感匀称的玉腿完整的交迭在一起,这让正夫血脉贲张。

这时,正夫也来到床下,紧紧的搂住奈奈,两张嘴唇如胶似漆。正夫的舌尖伸进奈奈的嘴里,尽情吸吮她香滑的舌头和可口的唾液;奈奈也主动伸出香舌与正夫紧紧缠绕着。

结束了一段长时间的热吻,正夫又吻向了奈奈的乳头。她的乳头在正夫的搓揉之下,早已乳晕绽放,乳头挺立,十分的诱人。正夫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,奈奈感觉到一种酥麻从乳房向全身扩散,奈奈娇躯轻轻的抖动,还发出"嘤嘤"叫

奈奈的玉手搭到了正夫的胯处,触摸到胯处内的肉棍,这个肉棍已经勃然怒胀,十分器张。奈奈脱下正夫的睡裤,仔细地抚摸和端详着,虽然在蜜月里每天都和它亲热,但是每次看到它都好像万分的喜爱,奈奈不知道离开了它,生活将

"亲亲它好么?奈奈……"正夫摇晃着胯部,又像小孩子一样的撒起娇。

奈奈托起肉棍根部,轻轻地拍打在自己的嘴唇上,她伸出舌尖顶着龟眼,舌尖在龟眼上轻轻地转动。然后性感的嘴唇圈成一个"?"型,先龟头套在嘴唇圈,慢慢地嘴唇圈顺着滑到肉棍根部。嘴唇圈得很小很紧,就像是一个软软的皮套,紧紧的在肉棍前后滑动,套弄地频率越来越快。正夫很受用,一阵阵麻麻的刺激

"奈奈,坐到床上去,我要好好亲热一下我的最爱。"正夫扶起奈奈。

奈奈温顺的配合着正夫的要求,坐到床上。她玉体横陈,双手撑在身后,微微分开玉腿,尽情地让正夫欣赏她绝美的下体。

奈奈经过与正夫的前戏和热情的拥吻,下体已经湿润,微微渗透了那薄薄的白色丝质内裤,湿润的那处内裤还隐隐约约印出黑黑的阴毛和淡红的阴唇。

正夫的一个中指隔着奈奈那薄薄内裤顶着阴唇,小心地分开阴唇,寻找阴蒂。

分开阴唇的时候,奈奈的下体像是被疏通了一样,更多的爱液流了出来,迅速地透过内裤蔓延到正夫的手指上。

正夫一轻一重地磨擦起奈奈的阴蒂,奈奈的娇躯也随着正夫的磨擦有节奏的前后收缩,一双玉腿不由自主的软歪在两边。

正夫的中指开始慢慢插进奈奈的阴道里,奈奈的内裤超薄而又有弹性,再加上非常的湿,更加有张力,连同正夫的手指一起挤进阴道里面。正夫的手腕拱起,动作有力,慢慢地整个中指都插进了奈奈的阴道深处,中指根部还紧紧顶压着奈奈的阴蒂。奈奈有一种快感迅速传遍全身,双手再也撑不住了,娇躯软软地瘫在

这时,正夫脱下奈奈的内裤,绯红诱人的阴部呈现在正夫的面前。正夫再一次将中指插进奈奈的阴道深处,拚命的抽动,奈奈爱液像是开了闸门的洪水,从阴部里面溅到正夫的手上。

"正夫,快把肉棍插进来吧!我要你……"奈奈淫态毕现。

正夫望着娇媚的妻子,再也忍受不住了,直直挺地把肉棍插进了奈奈那娇美

"正夫,你的好粗、好硬。""是么?喜欢不喜欢?""爱死了,它永远都是属于我的,我的好老公。"奈奈在尽情享受着。

"奈奈,你的腿好美,好性感。"正夫抬起奈奈的一条美腿,一边抚摸着光滑的肌肤,一边舔着白嫩的玉趾。

"嗯……嗯……老公,插深一点……插死我吧。"奈奈开始发情了。

正夫使用一慢三快的插法,先是慢慢的插进,然后是三下连续快速有力的抽插,既能保留体力,又能满足奈奈的性需求。

奈奈是新婚不久的女人,阴道还是属于窄小一类,正夫的肉棍对她来说是刚刚好。现在正夫这样一慢三快的抽插,让她欲仙欲死,快感接踵而至。肉棍抽出来的时候,阴道有一种空虚感,三下直插的时候,肉棍迅速填满阴道,直抵花心,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酥软感。尽管这样,奈奈还是有点不满足,她挺起臀部,希望正夫的肉棍在抽插的时候能磨擦到阴蒂,这是她高潮的兴奋点。

奈奈的阴蒂不断在充血肿大,肉棍每次抽插的时候都能触到,使得奈奈的快感一波未平一波又至,高潮即将来临。

"老公,不要停下,插深一点,插呀!我爱你老公……"奈奈阴道肌肉紧缩,一股浓液从花心深处飙射出来。

"奈奈,你高潮了么?"正夫知道女人的高潮持久而又连续不断,他咬紧牙关,开始连续不断的将肉棍冲击奈奈的花心。

"嗯……嗯……老公肉棍真厉害……我好爽……啊!我又来了,老公……插……插……"果真,奈奈的高潮接二连三的迭起。

"老公,你今天怎么厉害?"奈奈怜爱的看着正夫。

"怎么样?这种玩法你没尝过吧?"正夫得意得说。

"我就你一个老公,就尝过你这根大肉棍,你难道同意我到外面尝别人的味道么?"奈奈道。

"我可舍不得,我恨不得天天插你,天天把精射到你的体内。"正夫笑道。

"不会你要晚上要给的就是这个惊喜吧?"奈奈道。

"等等还有一个惊喜。"正夫看着身下的奈奈,高潮后的奈奈玉体酥软,一对玉乳依旧挺在胸前。正夫禁不住俯下身,亲吻着妻子,奈奈含情脉脉,娇羞欲

一阵热吻之后,正夫起身拔出肉棍。奈奈的爱液随着肉棍汹涌而出。"奈奈,你的水好多呀。"正夫取笑她。

"你好坏。"奈奈娇羞地回道。

"奈奈,你扒下,我让你更爽。"正夫对奈奈说。

奈奈新婚一个多月,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玩法,也急切的想知道这种性交的滋味,顺从的扒在床上,高高的翘起臀部。

正夫用肉棍理了理奈奈粘满爱液的阴毛,然后用龟头紧紧顶着她的阴蒂。

"老公,你好坏,弄得我好痒……"奈奈收了一下臀部。

奈奈的臀部肌肤白嫩细腻,腰部纤细苗条,后背白晰光滑,乳房隐约可见,在灯光的映衬下发出诱人的光泽,显得尤其神秘性感。她两条美腿跪张,露出绯红的粘满爱液的薄薄阴唇,阴蒂花蕾在龟头的刺激下又重新绽放,就好像是美艳成熟的花朵在呼唤肉棍进去探秘。

正夫肉棍贲张,急迫的插进奈奈的阴道里。

奈奈"噢!"的一声高叫,尽管有思想准备,但还是没有想到肉棍可以如此轻易的插进最深处。


"爽不爽?"正夫使劲的抽插,一次比一次狠,一次比一次深,奈奈的阴唇随着肉棍的进出,也一下翻进一下翻出。

"爽死了,好深呀!唔……唔……噢!噢!"奈奈想控制自己的叫声,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。

奈奈从来没有体会到从后面也别有一番刺激快乐,尤其是正夫粗糙的阴囊皮磨擦着阴蒂,带来一阵阵的刺激快感。

一会儿,奈奈高潮又到了,两片白嫩的臀肉和阴道壁肉一起不由自主的收缩,紧紧夹住正夫的肉棍。正夫的肉棍也受不了这种双层刺激,一股浓精直射进奈奈

外面的雨声依然很响,气温也更低了。雄静静地躲藏在窗户后偷看哥哥和嫂嫂在尽情的欢爱,他喜欢看到奈奈被操得痛苦和兴奋的表情;喜欢听到奈奈发情的叫声,每次随着奈奈的这种表情和叫声出现,雄那二十多厘米长的粗大肉棍就会射出浓浓的精子。雄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有看到奈奈高潮以后才能安心的睡觉。



第三章 发现
第二天,外面还是下着大雨。

正夫匆匆忙忙地跑到厨房,对正在做早餐的奈奈说:"奈奈,雄好像是昨天着凉了,现在躺在床上,你帮他烧点东西送去吧。我今天中午不回来了,你们自己吃吧,不用等我了。"正夫深情地吻了一下奈奈,拿起一把折伞就走了。

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,奈奈端着早点来到了雄的卧室。

"咚,咚咚。"里面的雄一只手正拿起奈奈的那条粉红色丝质雕花内裤闻着,一只手上下地套弄着肉棍。原来雄在手淫奈奈的内裤,他根本没有想到奈奈会敲

"请……请进……"雄慌乱地把奈奈的内裤放进了被子里。

"对不起,打扰您了。身体怎么样了?"奈奈关心地问雄。

"还……还好,可能……是昨天晚上……不小心冻着了。"雄担心被奈奈发现,遮遮掩掩的。

"快吃点东西吧,正夫走之前交待过我的,叫我做点好吃的给您。"奈奈把早点递到了榻榻米边上。

"辛苦您了。"雄说道。

"哪里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"奈奈看了看杂乱的卧室,起身收拾起雄的卧室。

奈奈走到雄的书桌,整理起摆放着乱七八糟的书本和资料。

"奈奈,我自己会来整理的。"雄希望奈奈早点离开他的卧室,怕万一手淫这个隐私被奈奈发现就完了。

"没事的,您身体不好,再说每天您的房间不都是我收拾的么。"奈奈一边说,一边迭着书本。

雄看着奈奈美丽性感的背影,下体一阵阵冲动,趁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奈奈迷人可爱的脚踝,匀称白嫩的小腿。

奈奈一条腿架在桌面上,去拿书桌里面的几本书,这时,奈奈的短裙拉高了几寸,不仅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,还隐隐约约露出了内裤,继续刺激着雄。

奈奈又转身扒在地上,去拣落在书桌角落里的资料。奈奈一双玉白色的美腿全部露了出来,而且还露出大半个丰满的臀部,她的臀部随着手臂也一起扭动着,别有一种风姿绰约的性感味道。奈奈露出一截白色内裤,内裤上还残留着昨天和正夫欢爱时的爱液,特别的显目,雄心里想:"我能拥有奈奈这条内裤多好啊!

"奈奈整理完书桌上的东西,看到雄的榻榻米边上也一样杂乱堆着的书,又转身收拾。奈奈靠得很近,她那特有的玫瑰体香扑进雄的鼻子,这是雄最喜欢闻也是奈奈内裤里的香味,他的肉棍禁不住地重新膨胀。最最要命的是,奈奈俯身的时候,诱人的乳沟直接呈现在雄的眼底,缕空的紧身毛衣把奈奈硕大的乳形勾

雄从来都没有如此靠近奈奈,这个他朝思暮想的,每天都要边想边手淫才能入睡的美人现在早已让雄魂迫飞天,他已然不知道自己的被子被自己移开,更不知道他偷来的内裤就快被奈奈发现。

奈奈撑着手臂,去拿榻榻米里侧的书。突然,奈奈发现雄手下压着一件女人的粉红的衣服。"雄,这是什么?"她拉出一看,是自己的内裤!!!

"啊……"雄目瞪口呆,羞得想钻到地下。

"你……你……"奈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"奈奈,我喜欢你,我爱你,但是你是我嫂嫂,我只能……"雄咬牙说了这

奈奈从不敢往深处想的东西,还是那么现实的摆在她眼前。"我丈夫的弟弟,我的小叔喜欢我,爱我,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劝他?为什么?"奈奈脑子全是

"奈奈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,你的美丽、性感、善良、专情让我不能自拔,我只能用你的内裤来代替了,请您原谅我。"雄一古脑的把内心的话全倒了出来。

奈奈何尝不想拥有这个可爱聪明、英俊伟岸的雄,但是她已经是他的嫂嫂了,更何况她更爱他的哥哥-自己的丈夫。所以奈奈从来不敢往这个邪恶的念头上想。

尴尬的场面使二人都说不出话,卧室显得非常安静,奈奈想起身出去。突然,雄一把抱住奈奈:"奈奈,我该怎么办?你不要离开我,我不想让你走!"奈奈挣脱了雄的手臂,跑出了他的卧室。

"哇!"雄放声大哭,不知道他是因为无地自容,还是担心再也得不到奈奈



第四章 受虐
雨连续几天不停的下着。

这几天,雄对奈奈都避而不见,要不就是参加考试,要不一回来就一个人孤单地呆在房间里。

奈奈在厨房里一边打扫,一边想:"昨天雄就到学校拿成绩单了,不知道今天还会不会回来。"奈奈担心雄想不开。

"嗒,嗒,嗒"传来一阵敲门声。奈奈赶紧跑出去开门:"可是雄回来。""雄。"奈奈开门就叫。

"奈奈……"一个光头壮实男子朝奈奈一脸横笑。

"你……"奈奈吃惊的看着这个男子,随手想把门关上。

"你表哥都不认了。"这个男子一脚顶住门。奈奈的力气哪有他的大,门一下就推开了。"我观察了好几天了,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,你不要怕嘛,我们表兄妹好好聊聊。"男子边说边走进房间。

奈奈这个表哥叫小泉真一郎,小时候父母双亡,由奈奈父母收养。小泉真一郎早就对奈奈美貌垂涎三尽,当时奈奈还小,他还想等晚些时候再下手的,人算不如天算,六年前真一郎还没有对奈奈下手就被捕入狱。现在在黑帮朋友的帮忙下,真一郎越狱准备逃往美国。

真一郎对当年没有吃到天鹅肉一直耿耿于怀,趁在办理假护照的这几天,到处打听奈奈的下落。

几年的监狱生活,禁锢得真一郎如饥似渴,现在看到梦寐以求的奈奈,他像一头发疯的狼一样。"妈的,第一口肉还别人吃去了。"他带上门,就拖着奈奈

"滚开!救命!"奈奈尖叫起来。

"独门独院的,一个人都没有,你叫个屁!哈哈!"真一郎发出阵阵淫笑。

拖到客厅后,真一郎拿出本来属于他的手铐,把奈奈双手反铐在桌脚上。奈奈倚在桌脚边:"不要……不要……"无助的哭叫着。

"妈的,几年不见,比以前更漂亮了。"真一郎扯开奈奈的衣服和乳罩,一对美白高耸的奶子露了出来,真一郎抬起奈奈的手臂,舔向腋窝。"好香呀!"真一郎咬了一块腋窝的嫩肉。

奈奈已经被真一郎完全禁锢,动弹不得,任由他施虐,无奈的哭叫求助只能进一步激发他的虐意。

真一郎双手抓住奈奈的乳房,使劲的搓揉,她雪白的胸脯上马上出现了一条条红红的痕迹。他掐着奈奈二块乳晕,乳头爆出,一会儿舔一会儿咬,乳头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,像花朵一样绽开。尽管奈奈百般抗拒,但丝丝快意还是传送到

真一郎继续在玩弄奈奈的乳房,就像是正夫在玩她一样。他贴在奈奈的乳沟中间,把双乳紧紧挤压自己的脸颊,一股乳香沁入他的鼻内,引得他淫兴大发。

小泉把奈奈翻到了桌子上面,从裤裆里掏出肉棍,往奈奈的嘴里塞,奈奈紧闭嘴唇,使劲地躲闪着肉棍。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刀,顶着奈奈的脸颊:"快点亲我的宝贝,不然毁你的容!"奈奈被迫含起他的肉棍。"舌头转起来,快点。妈的。"腥臭的肉棍让奈奈阵阵的恶心,但为了想尽快结束这场性虐待,她不得不吸吮起小泉的肉棍。

"你不是很清高吗?你不是很高贵吗?你还不一样在吸一个罪犯的肉棍。哈哈哈!"小泉看着底下美丽的奈奈,心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。

"小骚货,让我亲亲你的阴部。"小泉走到奈奈的大腿边上。

"不要,不要。"奈奈尖叫着,她宁愿吸吮小泉的肉棍,也不愿他动自己的

"由不得你的。"小泉狂笑道。他分开奈奈的美腿,脱下内裤,慢慢分开两片阴唇,大拇指在奈奈的阴唇上来回磨擦。

一股十分熟悉的刺激让奈奈更加害怕,她使劲地扭动着,想避开小泉的进一步侵入,但已不由她控制了,这股刺激随着小泉的继续也越来越强烈。

小泉的手指已经停在了奈奈的阴蒂上:"小骚货,看你还清高到哪里去。""不要动,求求你,不要动它,看在我是你表妹的份上。"奈奈还在奢望小泉有

小泉的手指开始搓捏她的花蕾,奈奈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生变化,爱液控制不住地从下体流出来。

小泉把奈奈的阴唇分得更开,里面的息肉像呼吸一样一张一开。他的脸凑了上去,舌尖舔到了她的阴唇,厚厚的舌胎把她整个阴部包住,舌尖拚命地往阴道里挤。灵活的舌尖触到奈奈的最刺激的地方,她的爱液汹涌而出,粘满了小泉的

小泉把舌头上的爱液吐在奈奈的脸上:"小骚货,你不是很清高的么,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淫水。""不……不……"奈奈既羞愧又无奈。

"你这么清高是不好流这么水的,我帮你治治水。噢……"小泉真一郎把奈奈拉下桌子,她的双手还是和桌脚铐在一起无法动弹。他扶着肉棍挺向奈奈的臀

"不要插,不要……"奈奈还在叫着,就感觉到一根粗粗的东西捅进了她的

"卜滋……卜滋……"奈奈的下体发出肉棍在充满爱液的阴道里抽插的混合

"小骚货,你里面好紧呀,夹得我的肉棍好爽。"奈奈为了不让小泉插得更深,把臀部夹得很紧,她没有想到这只会让小泉插得更有快感。

"卜滋……啪……卜滋……啪……啪……"小泉抽动的更凶狠了,肉棍拍打到她的阴蒂,让奈奈处在一种无法忍受的刺激之中,这种刺激像水圈一样不断地循环放大,冲击自己大脑里的性神经。

奈奈二片白嫩丰满的臀肉紧紧夹住肉棍,但是爱液又很顺畅地引导肉棍向更深处抽动,肉棍在这样的刺激下不断膨胀,小泉为了让这种快感能持续下去,索性整个人都扒在奈奈的背上,死命的抽动着。

这种性虐的姿势对奈奈是要命的,因为阴蒂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她拚命地叫喊想摆脱这种快感,但是小泉抽动的频率更快了,奈奈瞬间感到体内花心大开,一股浓液汨汨不由自主地射出。

小泉感到一股热液浇到他的肉棍上。"小骚货,你高潮了吧,妈的,爽就叫出来,还要装清高。"小泉羞辱她。

"噢……噢……"小泉也受不了了,立起身,挺着肉棍向奈奈的体内深处插

"不要射进去,不能射进去!"奈奈听他的声音,知道他快射了。

"我要奸死你,我要肉死你。"小泉精门一开,全部射进了奈奈的花心里。

小泉抽出湿淋淋的肉棍,然后解开奈奈的手铐,把她扔到了沙发上,分开她的双腿,爱液和精水混在一起流了出来。

"我知道你还没有玩够呢。"小泉说着,拿出一个电动自慰器,塞进奈奈的

电动自慰器在奈奈阴道里巨大、快速的转动,让她刚刚平息的快感又引发出来,奈奈一边哭叫着,一边软绵绵地躺在沙发。

这时,雄从外面回到家,他一进客厅,就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对奈奈进行性侵害。奈奈也看到了雄,对雄叫:"雄,救救我……"雄头脑冲血,甩下书包,往陌生男子冲去,但是没有冲出几步,眼前的影像就他就停住了。

"你敢动我,你试试看。"小泉手里拿着一把刀顶着奈奈的脖子。

"雄,不要管我,让我去死吧,杀了这个混蛋。"奈奈努力地挣扎。

"不要动我的嫂子,你想怎么样你说。"雄不忍心看到奈奈因自己的冲动而

"哦,是叔嫂俩啊,把自己铐起来,我就不会动你的嫂子。"小泉把一副手铐扔到了雄的脚下。

"不要听他的,他会伤害你的。"奈奈对雄叫道。

"快点铐上。再不我就……"小泉又把刀抵到奈奈的脸上。

雄为了奈奈不受到伤害,自觉的把自己铐了起来。

小泉先后把奈奈和雄拖到卧室里。小泉拿着刀顶着雄,命令奈奈脱雄的衣服,雄好像知道小泉想让他们做些什么,他狂暴地撞向小泉,想以死摆脱这种不伦的羞辱,他的胸脯被刀划出一条血痕。

"想找死,没有那容易。看你们叔嫂好像蛮有情有意的嘛,我今天就成全你们的好事。"小泉邪恶的笑道。

"你算什么男人,有本事跟我单挑,有本事杀了我。"雄想激怒小泉。

"我才不会上你的当,奈奈,快点脱他的衣服,不然我就挖了他的眼睛。""我不能让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受到伤害。"奈奈一边想,一边脱起雄的衣服。

"奈奈,让我死吧,我不能伤害你,伤害我哥哥。"雄的泪水倾然而下。

"雄为了我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。"奈奈知道雄的用心,心里又增加了几分对雄的爱了。"与其受到这个畜生的侵害,还不如让雄得到我爱。"奈奈边想边脱下了雄的内裤。

"好大、好粗的肉棍!"奈奈托起雄的肉棍吃了一惊,"还没有硬起来就有二手宽,如果再硬起来还不好可怕。""奈奈,不要……我……我没有用,不能救你。"雄又担心又自责的说。

"奈奈,把他的肉棍弄硬起来,让他操你。"小泉又叫起来了。

"雄,你爱我吗?你知道我现在像爱正夫一样爱你吗?你能用你的生命保护我的纯洁不受到玷污,我为什么就不能真正放开爱你一次呢?"奈奈轻轻的说着,雄听得清清楚楚。

"奈奈,我永远只爱你一个人,但我不能为了自己,伤害你和哥哥,现在我知道你也喜欢我,我就死了也值得了,让我解脱吧。"雄听了奈奈的话心里高兴

"如果你死了,那你哥哥也会伤心而死的,我可以死但我不能让二个我心爱的人都死。"奈奈的纤纤玉手套弄着雄的肉棍,其实雄每次看到娇美的奈奈,肉棍都会蠢蠢欲动,更不要说现在奈奈主动挑逗,肉棍很快就硬了起来。

"雄,我美不美?""美!""我的奶子好看不好看?喜欢不喜欢?""好看!喜欢!""那我的奶子把你的肉棍包起来好不好?"奈奈想用色色的语言刺

"好的,奈奈,肉棍永远是属于你的。"雄完全沉浸奈奈的柔情蜜意中。

"让我坐到你的肉棍上好么?"奈奈看着20多厘米长的肉棍,下体的爱液

"嗯……"雄只有在梦中插过奈奈的下体,但从来没有想过有真实地插进嫂嫂体内的这么一天。

奈奈起身跨到了雄的腰上,阴部对准肉棍,他的龟头好大,奈奈的阴唇被龟头分开两边,阴道的前端这时仿佛要被涨裂,而且进入的部分火热而坚硬,奈奈感到一种让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觉。

奈奈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肉棍,她忘却了羞辱和不伦,套弄着雄的肉棍,但实在太大了,她不敢全力坐下去,生怕全根吞进肉棍会弄破自己的阴道,她只能慢慢的套弄一半,但是巨大的撕裂感和直抵花心的痛快感比和正夫的作爱更强烈,她嘴里不受控制地呻吟起来。

突然,奈奈感到雄一股热精射向她的花心深处,自己也禁不住地全身舒服的颤抖,一股阴精喷出,娇躯酥软在雄的身上。

雄还是处男,根本不懂得如何控制,奈奈还没有到高潮的时候,他早就射了精。不过,他还是意犹未尽,没能将肉棍全根插进去。

小泉看看了时间,我不陪你们玩了,我在美国等你们生儿子的好消息吧。



第五章 另爱
正夫准时回到了家,家里干净都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正夫关心对雄说:"成绩出来没有?怎么样?"正夫看着雄递过来的成绩表,高兴地说:"今天是双喜临门,雄的成绩不错,公司也拿了一份丰厚的合同,我们好好喝一顿,庆祝一下。"尽管今天发生的事,给奈奈和雄留下了深深的阴影,但是为了能让正夫高兴,他们二人在餐桌上强言欢笑,陪正夫喝酒。

晚餐结束后,奈奈把酊酩大醉的正夫扶到床上,自己感觉到身疲力尽,躺在正夫边上。"我和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,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?"奈奈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正夫,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无尽的困惑。她想着想着,没有一丝的睡意突然,奈奈感到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大腿里,这只手经过她光滑的大腿进一步伸向里面。

奈奈知道是雄的手,她没有阻止雄,任由雄脱她的内裤。她清楚雄现在已没有心理障碍,要把他的熊熊爱火倾注在自己的身上,同时,奈奈也不可能对彼此之间的关系熟视无睹,而且对能拥有雄的这份深爱感到十分欣喜。

"嫂子,你好香、好滑、好嫩。"雄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,火热强健的身体

"嫂子,现在能不能让我真正的亲亲你。"雄发烫的嘴唇吻住了奈奈性感的

"唔……你哥哥还在边上呢,明天行不行?"奈奈还不敢这样明目张胆。

"没事的,哥哥喝醉了,嫂子,我今天不能没有你,永远也不能没有你。"雄的手摸到奈奈的乳房,她的奶头受到雄的指缝的挤压,感到阵阵的酥麻心跳。

"我同时也是雄的人了,是我心甘情愿的。"奈奈心里想着,主动地把娇舌伸进了雄的嘴里。同时,把大腿贴在雄的肉棍上,轻轻的磨擦起来,雄的肉棍在光滑细嫩的肌肤触弄下,硬得像铁棍一般。

雄一翻身,整个身子都扒在奈奈的娇躯上,肉棍顶着奈奈的阴唇,晚上可能是没有干扰或者可能是雄有准备吧,奈奈感觉到肉棍好像又大了一些。奈奈想:"白天这个肉棍没整根插进去,就让我高潮了,不知道现在全部插进来结果会怎样?阴道会不会被它插破?""进去的时候轻一点好吗?"奈奈轻轻的说。

"嗯,我会小心的,我的嫂子。"肉棍开始前行,粗粗的、长长的肉棍一点一点的挤插,奈奈感到阴道慢慢在舒心地裂开,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这条肉
安静的卧室只有肉棍的抽插声:"卜滋……卜滋……"不一会儿,响起了很

"奈奈,我是不是你的小老公?""唔……是的……是的……""那叫我小老公吧,好么?""不……唔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"

"噢……噢……可以了,不要再进去了。"每当正夫的肉棍到了这个深度的时候就停止的,而且也很爽快了,奈奈想这样就够了。

"我才进去四分之三不到,没有事的,再插进试试看,如果不行我就不插可以么?"雄不全插进去虽然很难受,但是面对心爱的人他还是很小心。

"嗯……轻一点……"雄更加大力的动起来,每一下都插入奈奈的花心里:"快叫,我的心肝!"

"呜……好……粗……好……狠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叫……小……老……公……"

"真乖!老婆。"雄很满足,插得更狠了。奈奈实在受不了这根大肉棍,尽管想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,但娇媚呻吟声还是陆续的响起:"唔……唔……妈……妈……呀……"两个一起走到性的最高潮,淫水和精子完全混合了在一起。

这时,正夫还在醉乡里。

第二天,雨终于停了,清晨就像海绵一样把乌云吸的干干净净,金色的阳光照向大地的每个角落,一大群飞鸟掠过正夫的屋顶,发出了欢快的叫声。

后记过了几个月,奈奈听亲戚说,小泉真一郎被人刺死在纽约的街上,还听说杀他的人好像是一个身材高大、魁梧的日本年轻人。(完)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

暴力强奸
点击:19607-0303:40我被三个小男孩强奸
点击:8806-1101:31残酷的轮奸
点击:7206-1101:33轮奸美女
点击:21707-0303:40轮奸处女新娘1
点击:30711-2913:54被黑人轮奸的空姐
点击:7309-1509:35纽约绑架案1
点击:13106-2303:31在山洞里强奸两个小女生
点击:13707-0703:21没穿内裤的淫荡女
点击:8606-2002:37八支阴茎轮奸
点击:12409-1702:46媚药失控一
点击:23407-0202:58网咖干幼女1
点击:9707-0503:15迷奸班主任
点击:28711-2913:52轮奸别人发现女友被轮奸
点击:15101-1210:02被侵犯的新娘子
点击:9109-1509:35新朝之乱《全》
点击:19211-2913:50秘书推荐公司里的极乐强奸
点击:16707-0503:12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1
点击:7706-1402:32和同学一起轮奸妈妈
点击:15007-0403:07带女儿去卖淫并将其强奸
点击:12507-0203:01春药迷奸小姨子
点击:20908-0403:31被老校工轮奸
点击:13506-2603:54被35人轮上
点击:4806-1101:22天台强奸
点击:11907-0403:07奸淫女军官
点击:14007-0303:40强奸处女艳尸
点击:22312-0113:31被朋友妻强奸
点击:12807-0303:40被人强奸的滋味
点击:12108-0403:31谁叫我爱上轮奸3
点击:14307-0703:20农村妇女
点击:10706-1101:30三男轮番干一个美妇
被侵犯的新娘子,影音先锋看幼女,影音先锋看幼女a片,影音先锋看幼女片网站,影音先锋看幼女色情网址,影音先锋看幼少女开包
影音先锋看幼女-男女大尺度车震遭路人偷拍, 现在回想起和闺蜜老公疯狂车震的我,又有什么理由责怪别人呢?现在我就来说说影音先锋看幼女和闺蜜男朋友双飞的真实经历吧。
TOP反馈